挥起锄头种葡萄!李圈很闲,嗯!

【白梨】蝉鸣

 

 

一、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西塘,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岸边,干净的白衬衫,淡色休闲裤,黑色的板鞋,装扮普通,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他倚着民居前的木柱,眺望河的对岸,一头惹眼的银发没有给人一种桀骜不驯的感觉。

 

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榫卯结构的古建筑,总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沧桑感,小筑二楼的美人靠上空无一人。

 

顺从摄影师的本能,她举起了手中的单反。

 

这么美的画面应该要被保留下来。

 

她放下单反,与被惊动的他对视。

 

被夏末蝉鸣搅得烦躁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碧色的瞳很美,她想。

 

二、

 

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猫的天空之城,一个人认真地写着明信片,好像要寄给未来的自己。

 

他写了两张,小小的明信片上记满了字。挂坠型的小书签安静地躺在桌上,那是一把复古的,小小的,铜质钥匙。

 

他办完事从里面出来,抬头看到拿着单反的她。

 

好巧,她说。

 

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三、

 

第三次见到他,她勇敢地跨出一步,走向滴翠亭中似在思索红楼一梦的他。

 

四、

 

他们开始了两人一起的旅行。

 

他很少讲话。

 

他总是在纸上写写画画,涂涂改改。

 

他脖子上总是挂着什么,白衬衫上的红线格外显眼。

 

他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发呆,神游天外。

 

他很神秘,她想。

 

五、

 

她要走了,回到她的工作中去,整理这次拍摄的图片,反馈给报社。

 

我要走了,她说。

 

嗯。

 

你……,她欲言又止。

 

嗯?

 

还会继续走下去吗?她问

 

会。

 

不会孤单吗?她问。

 

也许吧。

 

她叹了口气。保重。她说。

 

嗯。

 

这一天,他们分道扬镳。

 

六、

 

她刚到报社没多久,顶替了一位前辈的位子。

 

新同事第一次见到她,显然是没想起来她是誰,一下愣住了。

 

新来的?

 

是啊。她笑笑。

 

好好干。

 

嗯。她笑笑。

 

她坐到电脑前,开始整理照片。

 

鼠标边上那一个小小的蓝色圆圈消失的那一刹那,第一张照片跳了出来。

 

他倚在江南小楼,干净的白衬衫,淡色休闲裤,黑色的板鞋,还有,那一头耀眼的银发。

 

七、

 

她最终还是没有删掉那张照片。

 

她在想,

 

自己,

 

是不是爱上他了。

 

八、

 

大扫除的时候她还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一个开过的信封被遗忘在抽屉的最里面。

 

未来计划书。

 

从信封里掉出来的东西散了一桌,暖色调的信纸上有这五个大字。

 

叮当。

 

那是一把复古的,小小的,铜质钥匙。

 

九、

 

做一期江南特刊

 

去西塘故地重游【考虑一下要不要在那里拍结婚照

 

去放生桥【再给买一把和自己一样的钥匙,寄给未来的他和自己的明信片

 

去大观园体验红楼一梦

 

去宁国看看

 

到丽江住客栈

 

……

 

信里还夹着一张照片。黑发的少女倚着美人靠,眺望远方。

 

落款是黑崎夏梨。

 

自己长得和她可真像啊,她想。

 

吧嗒。

 

她感觉视线模糊了,

 

手在抖,

 

抖得很厉害。

 

十、

 

日番谷冬狮郎第一次见到黑崎夏梨的时候,是在三年前,顺从摄影师的本能,她举起了手中的单反。

 

然后她放下单反,与被惊动的他对视。

 

少女未及腰的发,被风拂过。

 

被夏末蝉鸣搅得烦躁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要停了。

 

十一、

 

余光扫到窗边的兰草,已经枯萎了。

 

那曾是前辈最喜欢的花吧。

 

她抬起头。

 

总是微笑的脸,

 

满是泪水。

 

十二、

 

黑崎夏梨是在他怀里走的。

 

怎么办,她说。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呢。

 

我还舍不得你,舍不得走……

 

那就别走了,他说。留下来,以后的路我们一起走……

 

她流着泪,微笑。

 

可是我累了,她说。

 

他缩了缩身子,抱紧她。

 

夏梨,他轻轻地叫着她的名字。

 

她累了,终于睡着了。

 

尾声、

 

她一个人静静地站在窗边,凝视着屏幕上他的身影。

 

她上前点击鼠标。

 

有你陪我一起走,真是太好了,她想。

 

【是否删除选中的文件】

 

点击【是】

 

文件删除中……

 

她知道,再过一秒,西塘河岸边的他就会从她眼前消失了。

 

 

西塘

 

他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岸边,眺望对岸小筑二楼的美人靠。

 

他抚上红线上的护身符。

 

有你陪我一起走,真是太好了,他想。

 

小巧的护身符里,有一枚同心结,异色的发丝互相交织,彼此纠缠,一把复古的,小小的,铜质钥匙安静地躺在角落。

 

 

那年蝉鸣响起的时候,他偷偷地把夏梨的未来计划书抄写下来。

 

他要给夏梨一个惊喜。

 

他还在傻傻的想着

 

两个人的旅行应该会很幸福吧。



后记:后记什么的果然还是让他去死吧……


评论
热度(2)

© 礼券·玛格里特·圈·李 | Powered by LOFTER